觀棋

等一场,经年后的久别重逢。

孑瓜犭虫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惊觉自己与这个世界割裂。

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就被抛下了。

然而孤独实在是个有趣的词汇。

夜深人静时,忽而冒头,啃噬人的精神,却又在很多时刻,使人欲罢不能。

江湖

有一个想要诉诸于笔的故事,关乎你我,散于江湖。

今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大多数的梦境我总是不记得内容,今天这个却很奇怪,在一片黑暗中醒来的时候仿佛是刚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一样,恍惚了好一阵。

喜欢了铉key很多年。印象中这是第一次梦见二哥。

距离葬礼已经过去了很多天,起初的时候自己总在崩溃和极度理智的状态中来回切换,时间久了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大抵是想到这样一个人已经不在了,想起灵堂的那副画面,内心是无论如何无法接受的。

梦里一开始应该只有key。我和阿潘两个,其他人,还有他,在一节去往机场的车厢里,很安静,列车不时地会停下,下去一拨又一拨的人。我拿到一个小小的挂件,模样已经记不清了,大约是一个带着白色鸭舌帽穿着蓝色衣服的Q版人偶。他笑着说了些什么,应该是关于挂件的,然后整个车厢的人都看向了我们。

之后到了某一站,我们一起下了车,我和阿潘似乎是要去向某个熟悉的旅店,于是一起走了一段路就告了别。最后回头看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的不是key却是二哥,有点疑惑然后回想起来,之前所有key的印象都变成了他。

眼看着他化作金色的粉尘随风飘散的时候,梦醒了。

梦总是光怪陆离,梦境本身也许毫无意义,但是醒来却发现,自己莫名释怀了。有些事也许是命中注定吧。

不会忘记你。也会陪他们继续走下去。

辛苦了。

2017.10.07-01:55
静心。
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社交真的是很累的事情啊,改变也是。